巴马旅游交流交流组

澄迈罗驿村:吸口世界长寿之乡的精神气

i岛游2018-11-12 13:44:26




千年古村庄

明代老牌坊

一砖一瓦一石一墙

道不尽的百年沧桑

——澄迈·罗驿村




澄迈白莲镇罗驿村是一个具有近千年历史的古村庄,在宋代,这里是海南往西行的驿站,罗驿村的村名也因此而来。


走进罗驿村,明代的牌坊、清代的宗祠,环日、月、星叁潭鳞次栉比的火山石屋、古道、老井,俯拾即是的文物和数处不可移动文物古迹。


罗驿古村落呈现出的玄武岩般的沧桑厚重感和榕树下休憩嬉戏的村老稚童相映成趣,从某种意义上说罗驿村已成为澄迈丰厚历史文化遗存的样本和建设“美丽乡村”的宝贵资源。



村口的李氏宗祠始建于1723年,虽然已经历经近300年的风雨,但是保存较为完整。



走进祠堂,就像走进一个深宅大院,宗祠坐北向南,为三进院落四合院式布局,每进五帖屋,配有雨廊和厢房,建筑面积达1900平方米,是琼北地区面积最大的宗祠。



这里木雕、石刻、彩画都具有鲜明的清代建筑风格,精美有样子,意趣动人。



2006年,村民们自筹资金将年久失修的宗祠按照“连墙角都不能改动”的原则全部翻新。如今被修复完善的李氏宗祠已被评为海南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站在祠堂里,透过宗祠照壁上的圆孔,可以看到祠外的风光。这圆孔也称包罗万象,有着很深的寓意,它告诉李氏后代不要固步自封,要打开视野和胸怀,走向更为广阔的天地。



村口还有两个紧挨着的大湖,村民称太阳湖和月亮湖,清澈明净,水波荡漾。这对相依相偎的大湖,犹如古村明亮的双眼,静静地注视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罗驿村古迹胜景很多,有《李氏族谱》中的八景诗为证。八景诗曰:“清溪萦绕”,“文阁大观”,“松林明月”,“宝塔峥嵘”,“科第高坊”,“月池绿波”,“佛岭村社”,“仙姬引泉”。有些古迹被毁,但仍有遗迹可查,是琼北文化不可多得的活化石。


月亮湖边的村道上矗立着为彰表明朝举人李金的“步蟾坊”。古人时常用蟾宫折桂,比喻考中进士,用步蟾、步月来比喻中举人。这个牌坊还藏着一个故事。



据《正德琼台志》记载,建“步蟾坊”的是李金的父亲李惟铭。相传,李金的父亲就曾中举,朝廷恩敕“文奎坊”一座屹立于古驿道一侧,而李惟铭为鼓励儿子李金努力读书,便承诺李金,若能够高中举人,便在东边建一座更大的牌坊。李金不负父望,考取举人,父亲也没有食言,建造了“歩蟾坊”。父子俩同为举人,也成为了罗驿村的一段佳话,更激励着后人勤学苦读。



村中除“步蟾坊”和“文奎坊”外还有清李苏氏“節孝坊”。相传,雍正末年,长发村苏氏嫁入罗驿村,新婚之夜丈夫离开人世,年仅22岁的苏氏守节孝敬公婆,于是村中父兄奉旨集资兴建起这座孝节坊。



用倒塔,与道乐塔一齐“双塔峥嵘”。



属于不可移动文物的还有村里的“道乐祠”和“道乐桥”,祠内供奉的冼夫人装束的“观音圣娘”颇为灵验,四里八村香客甚多。



村里公期,村里的后代们纷纷回村祭祖,香火更为鼎盛。



“道乐桥”连接的是宋代的古驿道,长长的玄武岩古道蜿蜒着伸向远方。



宋绍圣四年(1097年)5月,已经62岁的苏东坡,再次被贬到孤悬海外的琼州。当年6月,澄迈成为苏东坡登临海南的第一站,也是他3年后离开海南的最后一站,或许他也曾在此休憩过夜,以致人们把此路尊称为“东坡路”。



八景之一“仙姬引泉”来自一个传说:梁武帝大同中(约公元540-541年),冯宝和冼夫人统率大军,第二次渡海登上朱崖岛(海南岛)平乱。一次行军作战途经罗驿村,午时屯兵造饭,没有水源,冼夫人坐骑白马一声长鸣,腾空而起,足下石头下沉,一股泉水喷涌而出,士兵得以取水做饭。后来,村民在泉水流经之处挖了9口井。



罗驿村至今还保存民房古石屋120多间,徜徉在这安静清幽的世界里,满眼是灰色,显得古朴而沧桑。



这些由万年火山石砌成的一栋栋火山石石屋全属原生态,大小不一,精工细琢、形状各异,但垒起来的外墙显得独特,艺术性较强。



村中有36条火山岩铺就的道路,是村中清朝官员李恒谦带头捐资所建。走在上面,好似听到它们在无声的诉说着过去的沧桑岁月,给人一种时光倒流的遐想。



在罗驿村,随处可见古代石器。房屋内接水用的大盆、磨粮食的磨具、装饰用的路引,均是火山岩打造。



伴随着古迹长寿的还有村里的老人,现在这里的百岁老人占比是国内其他地区的43倍、德国的6倍,是名副其实的"长寿村"!曾经有50多名记者走进罗驿村采访,偶遇百岁老人骑车去砍树,这让见惯了稀奇事的媒体人称奇羡慕不已。


至于长寿的秘诀,优良的生态环境,淳朴的民风,浓厚的孝道文化,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罗驿村可书写的历史还有很多,行走在这样的古村中,你触碰的不仅是历史,更多的是这块土地上的深厚的人文情怀。品读罗驿村,"人杰地灵"大概是对她最好的注解。


来源:走读海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