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旅游交流交流组

乐乡为何寿星多——中国长寿之乡宁陵探秘游

梨乡宁陵2018-08-17 10:15:28

歌舞之乡


“条条延寿路

人人都想走

哪儿有不落的旭日

什么是长寿的缘由?”

少女美妙的歌声伴着清脆的鸟鸣从梨园深处传来,让我们心头为之一振,只见车外路旁满是鲜花绿叶,花香芬芳,歌声悠扬,顿时倦意全无。同行的河南省宁陵县人民政府县长马同和说,宁陵不仅是长寿之乡,也是歌舞之乡,上古时期,中华人文始祖葛天氏在这里创作了中国第一部歌舞葛天氏之乐。

我们赶到宁陵县城西北7公里外的石桥乡葛伯屯葛天文化遗址探访,远远便见一通石碑立于杨树林中,幽静深远。遥想六七千年前,一支活动在山东半岛原始社会母系氏族繁荣阶段的居民从东向西,沿河流“逐水草而居”来到商丘宁陵一带,只见遍地葛藤,葛花灿烂。他们惊奇地发现,葛的叶、花、根不但可以吃,还可以结绳织布,退烧治病,于是以葛为荣,将葛作为地名。远古葛地天气多雨,河道壅塞,人们情绪忧郁,身体衰弱,于是部落首领葛天氏创造健身的歌舞,让人们活动筋骨,利达关节,排除潮湿阴沉之气。这部起源于劳动的音乐是养生之乐,他舞以达欢,教化民众,制造了社会和谐。

由葛天氏开启的文明之源,不仅把荒原浇灌成良田,也构建了最原始的和谐社会。时人淳朴善良、崇尚自然、没有压迫、没有斗争,被古人称为“理想中的自然、淳朴之世”;《辞源》谓之“其治不言而自信,不化而自行。”晋朝陶渊明把自己比做“无怀氏、葛天氏”,暗喻自己不追逐功名利禄,追求恬静自然的淳朴生活;南宋女词人李清照曾把自己称为“葛天氏之民”;元朝的沈禧《竹窗词•阮郎归山寺樵歌》有“忘世虑,断尘缘,逍遥傲葛天”的词句。

在宁陵,戏曲、唢呐、秧歌、盘鼓、肘歌,人们耳熟能详。到了乡野小镇,时不时的可以看到人们扎堆扭秧歌,哼着豫东调,或是敲上一阵震天的盘鼓。“黑脸王”李斯忠、山东快书一代宗师高远钧的老家就在宁陵;宁陵的民间唢呐在欧洲演奏曾引起轰动。

葛天文化传承和发展,使众多宁陵人能歌善舞,“常常村头看大戏,村民嘴里哼小曲”,长年生活在幸福愉悦之中。

忠义之乡

宁陵县城最繁华的街道当数东西大街信陵路了。公元前276年,战国四公子之首信陵君被封于此,他礼贤下士,窃符救赵的义举已载入中学语文课本。他仁义、忠厚、爱国,为世人钦佩。汉刘邦少时,也“数闻公子贤”,当皇帝后,常祭祀信陵君。公元前243年信陵君去世,魏咎被封地于此。由于信陵原名宁,于是改信陵地名为宁陵。

秦二世二年(公元前208年)秦将章邯引众兵直逼魏都。大臣劝宁陵君魏咎弃城逃到楚国,魏咎泪流满面,摇头叹道:“不可为我一人而使万民遭难!”他亲写降书,求秦军以己自焚献城为条件不屠杀全城百姓。章邯为其舍身救民的义节感动,遂同意。魏咎马上献粮、献城后登上城头自焚。万民观望,皆凄然泪下......

听人说,信陵路中间点,宁陵老十字街最高处下面,便是魏咎的坟墓。说来也怪,洪水历次泛滥,却从不淹这里。人民为纪念宁陵君魏咎,两千年来,宁陵县号不改。

189年12月,曹操在宁陵已吾城举“忠义”大旗起兵讨伐董卓,拉开三国争霸序幕。地方长官、陈留郡太守张邈,曹操义父宁陵棘姓官绅和宁陵的老百姓全力支持曹操,为曹操提供了坚实的根据地。史载,曹操发迹的五千士兵,多数来于宁陵,三国猛将典韦就是宁陵县己吾城人,他舍生取义,三救曹操,忠诚狭义感人至深。曹操多次痛哭流涕地向众人说:“吾折长子、爱侄、俱无深痛,独号泣典韦也!”

朝代在变,而忠义思想却在宁陵传承。唐安史之乱,宁陵守臣张巡主动接过上司在睢阳的防务,一年多苦战400多次,城里树皮、老鼠被吃光之后,他杀了妻子让士兵吃,最终达到了守一城而捍天下的目的,被俘后受尽折磨慷慨就义。

战争残酷。1941年春,比睢阳大战更残忍的一幕在商丘日本宪兵司令部重演。一位年轻人被装入麻袋摔打,用狼狗咬、电椅烫、火棍燎......酷刑用尽,年轻人没有屈服。他就是中共宁陵县第一任县委书记贾兼善。数日后,日本人为他布置了一个漂亮房间,捧上两盘金条,派美女陪伴,许诺高官厚禄;他没有出卖战友,交出地下党名单,后被狼狗活活咬死。

宁陵,英雄辈出。近20年来,王长林、张环礼、王玉华、王利申,四位普通农民的孩子,当看到别人的生命出现危险时,无不扑上前去,甚至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我们穿越繁华的信陵路,看到了范仲淹宁陵家宅范庄遗址。岁月的沧桑早已淡化了这里的繁华,对证史书,这蛛丝马迹却变得更加清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范公名句在心中荡漾。

不远处,张环礼的塑像掩映在杨树丛中,阳光明媚,轻风吹来,树叶哗哗作响,像是英雄自语。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死了,是为了让别人更好的活着。忠厚仗义已植入宁陵人的血脉,代代相传。这里人乐善好施,相信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就变成美好的人间。我们忽然悟到,好人好报,仁者寿才是养生的根本。

森林之乡


宁陵的乡间小道,蜿蜒幽深,大树枝叶相连,遮天蔽日,车行其中,像钻遂洞,时时有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该县组织部部长蒋云兰说,有木才有村。你看,村庄全藏在树林里。宁陵森林覆盖率达到24.3%,远超全国平均水平。

在宁陵县石桥乡万庄林场,我们看到一个黑色的墓碑在阳光的照射下分外醒目。墓碑正面上书潘从正之墓,落款是中共宁陵县委、县政府。上侧有三行小字:“潘从正是位普通的贫苦农民,自幼热爱植树。他不屈不挠,造林不止的精神,赢得许多荣誉,是全国著名林业劳模。国家林业部罗玉川部长接见过他,新华社社长穆青从1965年至1986年四次采访并看望他,《人民日报》等多次报道过他的事迹。”

我们默诵着穆青为潘从正写的碑文:“人们将永远怀念他。你看,那高大的树干,是他坚实的身影;雪白的梨花,是他高洁的灵魂;绿色的风涛,是他爽朗的笑声;郁郁葱葱的林带,是他生命长青的丰碑......他默默奉献的一生,是我国一代农民的风范。他为国家为人民缀网劳蛛的精神将永远激励后人。历史将证明,他比我们更年轻”。

我们看到,林场周围全是树,大树伸向高空,白腊条杆和梨树在中间,像一道道篱笆守卫在麦地四周。这种防沙林、农作物和经济林相间种植格局,即保护环境,又发展生产。该县是全国优质酥梨基地县,面积达24万亩。白腊条杆达20多万亩,这是豫东特有的风景,素有“小森林”之称,2006年8月被国家质检总局定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

行走在宁陵,满眼的苍翠欲滴让我们震撼,看着生机勃勃的庄稼树木,想起《宁陵通史》记载,该地逻岗曾是古沙随国,可人定胜天,再也找不到黄沙的影子。

养生之乡

谈起宁陵曾被授予中国长寿之乡称号,该县县委书记李振兴一脸自豪,他高兴地说,这是宁陵最好的荣誉之一,让人民幸福长寿是我们的工作目标。党委、政府出台政策保环境、保民生、促发展。

宁陵人热情好客,自我感觉很幸福,有“花天酒地”之说。意思是,在梨花丛中,赏葛天乐舞,喝张弓美酒,住长寿之地。还有几位百岁老人宣称他们“常吃唐僧肉,怎么能不长寿?”原来,这里年均气温14.4℃,湿度74.1%,加上树木多,盛产金蝉。《西游记》里说唐僧是金蝉子化身,吃了唐僧肉可长生不老。虽是戏言,但他们相信长寿,才会长寿。金蝉的确低热量、低脂肪、高营养。宁陵花生种植达20多万亩,花生被称为“植物肉”,也是宁陵人重要的油料。酥梨润肺抗癌,该县肺病发病率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我们沿信陵路从县城一直向西走10公里,到了阳驿乡胡大庄胡郭氏老太太家,她正兴致勃勃地洗衣服。问她累不累,她呵呵一笑,竟然说,“吃苦是消苦,享福是消福,不干活才累!”105岁的老人竟然是这么的自然、朴实和深遂。她与小儿子一家住在一起,吃的全是自己种的,住的也没空调暖气,她完全与大自然融在一起,身体十分硬朗。

该乡另一位百岁老人郑秋棠家,院内杂草丛生,他独自居住低矮简陋的房子,四处透风,唯一的摆设就是最原始的独轮车。他说为了省柴禾,常喝凉生水,他没有儿子。侄媳妇、嫁出去的女儿时常去照看一下,他知足、乐观,在阳驿这条2000年的古驿道上推了一辈子的独轮车。

但这些百岁老人的内心是安祥平静的。《老老恒言•燕居》说养静是摄生首务。宁陵古称宁邑,称宁陵的原始意义是人民渴望安宁。如今的宁陵环境安静,人民的内心也无比的安静。

你听,那歌声透着人性的慈祥,那是宁陵人吕坤400多年前写的。

以虚养心,以德养身

以善养人,以仁养天下万物

以道养下下万世

歌声借助音响的伴奏更显悦耳,回望夕阳下的宁陵,花海香都,一片和谐,忽然感到不是长寿之旅,倒是文化之旅,不是文化之旅,倒是励志做人之旅。清风、艳阳、绿树、鲜花,一如宁陵人忠义的气节,万古长存。(文:常量)



策划:何为

编辑:刘家禄 王卫杰 刘政威 刘洋